易看小说网首页> 武侠小说> 剑诛江湖> 第1059章 三气鬼王(3)

剑诛江湖

第1059章 三气鬼王(3)

作者:q韦云      源网站:uc书盟

更新时间:2019-07-10 20:47:12

			  韦冬升的话还没有说完,上官洪的表情就已经显得无比的失落了,就好像一个信奉宗教的信徒,突然间发现自己所信奉的宗教,根本就不接纳他这样的信徒一般,简直让人痛不欲生。

  上官洪因为受了前面两次的心理伤害,再加之这一次的信仰受到颠覆,终于让他这个内心强大的卧底,心理防线也好似彻底的崩塌了一般。

  只见他就那么蹙在树上,嘴里一直喃喃自语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上官洪的模样看上去仿佛就跟丢了魂似的,而韦冬升则十分清楚,那是自己三气上官洪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再在这最后一气上面添上一把火,让上官洪的信仰彻底破灭,便可送这上官洪去见真的阎罗王了。

  因此韦冬升继续说道:“你或许还怀着侥幸的心理,认为上官家族那帮老古董会害怕你们在知道实情以后集体反水吧!确实那么多潜伏在各地的上官家族卧底,真的要是这些人集体反了水,上官家族绝对撑不了半个月就会被神都屠灭,所以他们早就想好了由头。倘若你们无意间发现自己就连族谱上也没有记载,死后牌位更是进不了宗庙,真的这样询问了起来的话,那些家族里的老古董也会用'这是为了保护你这卧底身份'的话来搪塞你的。更别说像你们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翻看族谱,那又有谁会知道自己死后只能做个无主孤魂呢?”

  上官洪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韦冬升这样一番长篇大论的话全都听到心里面去,总之他就那样失魂落魄的叨念着:“无主孤魂、无主孤魂……”

  上官洪的这个样子一看便是受了十分沉重的打击,可是韦冬升对于这样的结果却并不满意,因为他本来是想借助这三气,直接送上官洪下地狱的,但上官洪现在看来不但没有被活活气死,而且仅仅就只是在神志上暂时有些失常,难保一会儿不会恢复过来。

  显然韦冬升不想给上官洪这样一个机会,毕竟除掉上官洪的机会就只有这样一次,要是让上官洪反应了过来,再想对付这样一个不能沾身的毒人可就更加困难了。

  于是韦冬升正要开口继续去说一些打击上官洪心理的话,却不想上官洪在内心完全崩溃了的情况下,竟突然挥动手中匕首,以非常犀利的一刀割断了自己的咽喉。

  甚至就连韦冬升都还没有来得及从震惊的心情里反应过来,上官洪便在摇摇欲坠之下,径直朝着地上堆积的枯叶栽了下去。

  幸好韦冬升及时反应了过来,并且随手扯下了缠在身上的腰带,最后以迅疾的抛掷手法,将那腰带缠在了上官洪的脚踝上。

  紧接着韦冬升又把腰带绕在了一根树枝上,然后借着自己下跳的重力,硬是将上官洪从临近枯叶的表面给吊了上来。

  只可惜上官洪已经成为了一具还有余温的尸体,不过这样的结果也正是韦冬升想要看到的,所以他不惜花费这么大的功夫,也不让上官洪的尸体坠入枯叶之中。

  显然韦冬升就是想要避免上官洪掉进枯叶里面不知生死,万一耍出什么阴招可就麻烦了。

  由此看来韦冬升的防范意识确实很强,真不愧是经常使用阴招害人的主啊,但别说韦冬升的那些阴损招式还真的很是厉害,就连躲在暗处目睹着这一切的苏陌寒也不禁啧啧称奇。

  “韦兄的本事还真是绝了,既然仅凭一张嘴,便让北冥教里让人闻风丧胆的鬼王给自缢身亡了,若非亲眼目睹整个过程,我都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竟是真的,恐怕普天之下除了情圣以外,很难再有第二个人能够办到的了。”

  苏陌寒说话之间,已经凑到了上官洪的尸体近前,可是当他想要去探一探上官洪的鼻息时,却被韦冬升给拦了下来。

  韦冬升喝止道:“千万别靠这个尸体太近,要是一不小心染上了他们的毒,非得耗尽一位内功高手一大半的内力才能祛毒,否则绝对祛除不了这种剧毒。”

  “你怎么知道会有那么毒呢?莫非你曾经触碰过?”苏陌寒之前躲在暗处有听到韦冬升提及对付过一个药童子的话,所以心中不禁有此疑惑。

  可韦冬升却摇了摇头,回道:“倘若我要是碰过,恐怕早已活不到今天了。”

  “以你的内力修为怎么可能祛除不了这种毒呢?难道凭你的内力,还算不上一位内功高手吗?”苏陌寒诧异地望着韦冬升,因为他不相信一个就连隔空取物都能办到的人,竟称自己会死在这种剧毒手里。

  而韦冬升则淡淡的解释道:“我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像我这样到处招蜂引蝶的人,肯定在江湖上有着不少死对头的情敌和感情上的债主,若是我少了一大半的内力傍身,那还不被这些人给立马横尸街头啊!”

  “原来韦兄是这个意思啊,可你既然没有碰过这样的尸体,那又如何得知它会是这么厉害的毒呢?”苏陌寒不但没有从韦冬升那里得到想要的答案,反倒是被韦冬升的话整得更加的迷茫与困惑了。

  韦冬升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丝淡淡地惆怅,好似苏陌寒的疑问让他想起了什么痛苦的往事一般。

  片刻后,韦冬升才略显哀伤地述说道:“当年我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彼岸花'严秋灵害得含恨而终以后,为了能够让她入土为安,专门请了几个苦力搬运尸体,结果不料害得他们全都沾染上了剧毒,虽然我及时用内力护住了他们的心脉,可是诸多名医对他们身上的毒也都是束手无策,我也正是那个时候才从名医他们那里得知必须得有一个内力深厚的高手,耗费大半的内力才能祛除这等剧毒。”

  “原来如此啊!我说你咋如此了解这个药童子呢!”苏陌寒似有顿悟地说道,可是当他说完以后,才发现韦冬升那番话里的关键之处,不禁失声问道:“你的意思是'彼岸花'严秋灵就是那个难缠的药童子啊?”
指南

键盘左右键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