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网首页> 武侠小说> 剑诛江湖> 第1078章 原来如此(2)

剑诛江湖

第1078章 原来如此(2)

作者:q韦云      源网站:E小说网

更新时间:2019-07-12 12:12:19

			  至少上官雅却连一声也没吭,硬是凭着自己坚强的性格,挺到了韦冬升将她从枯叶堆里拽出。

  当上官雅被韦冬升拽出来的时候,已经距离自己坠下的地方好几十丈远了,四周的环境陌生得让人背脊发凉。

  虽然上官雅不算太过聪明的那一类女人,但却知道自己已被带到了很远的一个地方,就算自己放声大叫,也是根本毫无作用的。

  所以上官雅索性选择了坦然面对眼前的这一切,高昂着脑袋,紧闭着一双月牙般的媚眼,静待韦冬升处置自己。

  可韦冬升非但什么都没有做,还把自己的想法全都坦言告诉了上官雅。

  “我设计这个圈套不过是要给你的好姐妹一个教训,让她明白聪明也有三六九等之分,不要太过的自满,拿一些自认为很高明的计谋去算计他人,否则真的遇到一个不怀好意的人,或者在生死相搏的时候犯这样的错,那可是随时随地都会要了她的小命的。”

  “你当真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教训,绝对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上官雅似乎不太相信,但又好像非常相信,也许这跟说话的人是韦冬升有关吧!

  韦冬升的话总是让人觉得亦真亦假,所以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看出韦冬升什么时候在说真话,什么时候又在说假话。

  但这一次韦冬升说的却是千真万确的话,因此便见他很是耐心的解释道:“我若有意要去害你们的性命,肯定不会用'望川水'抹掉那些尸体上的毒,也一定会选择在一处有着暗沼的地方设计陷阱,那你们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吗?”

  上官雅这才明白自己难怪会在接触了尸体的情况下却没有中毒了,原来韦冬升早就用'望川水'擦去了尸体表面的剧毒,但凡江湖中都知道'望川水'可以祛除任何存在于物质表面的剧毒。

  所以一些豪门巨富为了安全起见,往往都会用'望川水'来洗自己的生活用品。

  但也是因为如此,'望川水'的价格被炒得非常的高,光是一滴'望川水'就比珍珠的价格还要昂贵,毕竟珍珠只是一件装饰品,而这'望川水'却能在关键的时刻救人的性命。

  然而韦冬升不惜花费那么大的手笔来保上官雅一命,这让她立马便相信了韦冬升的话,并答应了帮韦冬升施行这个计划。

  只是场中局势瞬息万变,韦冬升也没有想到上官富会跟上官锦儿发生内斗,所以原本精心设计出来吓唬上官雪的一切,最终全都用到了去救上官雪的上面,真是在阴差阳错下坏了一场绝妙的恶作剧。

  这一切看起来好像非常的复杂,实际上说白了,也就只是韦冬升玩的一个小把戏。

  本来韦冬升还幻想上官雪被自己的好姊妹吓个半死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只可惜再好的算计,那都终究斗不过命运的安排。

  韦冬升轻叹了一口气,掠到了上官锦儿她们的身旁,本来欲要开口说点什么,但却被上官锦儿抢先说道:“你为什么既要算计我们,却又要出手来救我们呢?”

  上官锦儿的话显得有些冰凉透骨,冷得就如一块终年不化的寒冰,这让韦冬升只能苦笑,却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跟态度如此冰冷的女人做解释。

  幸好旁边的上官雅却是一个贴心人,她帮韦冬升解释道:“二小姐,其实他并没有要伤害我们的意思,那个陷阱不过只是想给我们一些教训,好像一直都是我们误解他会帮凶徒来对付咱们了。”

  “住嘴,这个问题我让你来回答了吗?”上官锦儿脸色已变,变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怕,就好像是被上官雅背叛了一般的愤怒,极度的愤怒。

  上官雅果真把嘴给闭了起来,只不过眼中却已含起了晶莹剔透的泪珠,显然她是一个心理非常脆弱的女孩子,根本就受不了这样的委屈。

  韦冬升最见不得女孩子受到欺负了,尤其是像上官雅这样温柔似水的女孩子,更别说这个女孩子还是因为帮他说话才受的委屈。

  因此韦冬升怒斥道:“你凭什么不准她来帮我回答呀?她要说的话本就是我想要说的话,只不过是换了一张嘴说出来而已,像你这种金枝玉叶的大小姐,真是有些不可理喻。”

  韦冬升一般很少发怒,可这一次他是真的怒了,所以这一番话从他这样一个口才极好的人嘴里说出,本来就说得非常的连贯流畅,听起来就宛如一连串的乍雷一般,就连上官雅都听得怔住了。

  更别提被这样一番斥骂的当事人上官锦儿了,她的心里真的是特别的难受,难受中又不免带着些许畏惧。

  所以她只能苦着脸望了望上官雅,又看了看韦冬升,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什么时候竟有如此亲昵的关系了?既然还都如此护着对方。”

  “二小姐,小的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你冤枉我了。”上官雅说着眼泪竟已忍不住流了下来,双膝微弯似也要跪下去了,可惜这是在树上,就连站着的位置都不太够,那又哪有让她跪下去的地呢!

  韦冬升见此情景,本来是想帮衬一下上官雅的,可却没有想到惹来了更大的误会,索性他只好转移话题,说道:“你这算什么小姐呀?自己的手下去追阴险狡诈的叛徒去了,可你就连一点也不关心,却在这里质疑你的救命恩人。”

  “本小姐管不管自己手下的死活,那是本小姐的家事,好像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吧?救命恩人更是无稽之谈,本来这一切事情的源头就是因你而起,难道我打伤了一个人,又把人家治好,我就是人家的救命恩人了吗?”上官锦儿那一张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嘴没想到还能如此的厉害,狡辩起来更是让人为之咋舌。

  甚至就连口才极好的韦冬升都只能自叹不如起来,不过韦冬升本来一直就很清楚跟什么样的人去争辩都好,但却千万不要跟一个女人去争辩。
指南

键盘左右键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