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网首页> 武侠小说> 剑诛江湖> 第477章 敲山震虎(10)

剑诛江湖

第477章 敲山震虎(10)

作者:q韦云      源网站:笔趣阁3

更新时间:2019-07-11 12:13:43

			  狄青山听薛芊洛这样一说,若有所思起来,不过他只思索了片刻,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当然杀得了,只是我看他那么嚣张,就想亲手宰了他,这就跟你想亲手杀了自己的仇人一样,这种滋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狄青山咬牙切齿的说完了心中的想法,又直直盯着薛芊洛,似乎在等待薛芊洛改变主意,不要再去阻止他对段灿动手了。

  薛芊洛听完狄青山的话,情绪果然出现了明显的波动,只不过她情绪的变化并不是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而是她又想起了族人惨死,中州被火毁灭的事。

  每当她一想起族人的尸骨都葬身在了大火中,心就痛得如刀绞一般,尤其是她那最疼爱自己的爷爷薛逸山,这可是她在世上最亲最敬的人了。

  狄青山见薛芊洛好似陷入了沉思之中,赶紧抄起摘星刀又要往上冲去。

  岂料薛芊洛再次拦住了他的去路,冷冷道:“你想要杀辱骂你的人,这和我想杀灭我全族的人能一样吗?狄将军,劝你还是冷静一点,你也知道现在的局势,若是破坏了王爷的计划,恐怕历城就将沦为下一座中州城了。”

  狄青山没有想到薛芊洛能够说出这样的大道理来,他之前还以为薛芊洛是一个只认死理,一心只想报仇雪恨的小女人,现在自己竟被眼中的小女人说得无言以对了。

  狄青山只好再次放下了手中的刀,这下他已彻底打消了杀掉段灿的念头,毕竟大局面前,狄青山还是懂得孰轻孰重的。

  而薛芊洛看见狄青山又消停了下来,心中还是有些犹豫,因为她不确定自己这样三言两语是否可以真的说服狄青山。

  薛芊洛可是丝毫也不敢松懈,她怕自己又像刚刚一样才松口气,狄青山又做出什么事来,那她可不敢保证次次都把狄青山给阻拦下来了。

  其实关于狄青山老爱冲动行事,薛芊洛早就有所耳闻,她就想不明白杨然既然清楚狄青山的性格,为什么不直接把他的计划告知狄青山,也好让狄青山知道孰轻孰重,非要让狄青山这样瞎折腾呢!

  薛芊洛之前还一度认为是杨然不信任狄青山了,因为前不久的庆功宴上出现了徐腾被误认为是内奸的事,最后更是横死当场。

  薛芊洛认为这件事对杨然的触动很大,所以让杨然不再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了,所以才没有把实情告知狄青山。

  可是经过刚刚她和狄青山三番两次的接触之后,薛芊洛的这种想法突然改变了,她隐隐觉得杨然不是不信任狄青山了,似乎是在利用狄青山的个性,帮助他演一出好戏。

  薛芊洛之所以这样认为,那是因为她知道狄青山跟杨然都是一块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生死之交,若是狄青山都对杨然有二心了,那恐怕杨然早在之前身受重伤之时,就被狄青山取而代之了。

  薛芊洛的脑瓜果然非常灵光,她一下子就把这样复杂的事情给想通了。

  其实杨然没有把实情告知狄青山,确实就如薛芊洛猜测的那样,他是在利用狄青山率真的性格,配合他来演一出好戏。

  杨然怎么可能连狄青山都不相信了,却会去相信薛芊洛嘛!要知道狄青山那可是多次救过他性命的人,若是狄青山真的是敌人安插在他身边的奸细,那他还不早死了十回八回了呀!

  杨然没有把实情告知狄青山,那是因为狄青山在知道实情以后,必然不会演得那么真实,所以他才不得不对狄青山隐瞒这些。

  此刻杨然看见狄青山那边算是彻底消停了下来,那就意味着自己应该登台表演了。

  只见杨然右臂一振,手中利剑立刻发出了一连串'哗啦啦'地震荡之声,而剑身都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停止颤动,杨然便开口对段灿说道:“你想做垂死挣扎就去做吧!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机会你已经没有了,若是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出来的,赶紧趁着这么多人都在,大家一起帮你尽量达成遗愿。”

  段灿握着半截九节鞭瑟瑟发抖,只不过这一次他发抖并不是因为胆怯,而是因为情绪激动所致。

  他真没想到杨然已经在他穷途末路时,还让他说出自己的遗愿,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来说,真的是最大的恩赐了,即便他手中握着九节鞭还想做垂死挣扎,可是见到王爷对他如此不薄,也不好再做困兽之斗了。

  只见段灿扔掉了手中的九节鞭,情绪失落地说道:“段灿别无所求,只求王爷可以善待我的家人。

  段灿说完竟一掌打向了自己的脑门,鲜血瞬间从他的脑袋上、眼睛里、鼻子中,凡事有孔的地方溢了出来。

  段灿满脸血迹,人还直挺挺地矗立在那里,看着那叫一个触目惊心。

  杨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诧异,他似乎没有想到段灿最后竟会选择自毙,也不选择束手就擒,由此看来段灿还是一位挺有骨气的人,只可惜他的家中就他一根独苗,从小养尊处优惯了,才导致了他如今的误入歧途。

  狄青山脸上更是惊讶,他本以为穷途末路的段灿会冒死反扑,说不定又会拿出什么看家本领来逆袭,却没想到杨然的一句话,竟把他这样一个胆怯懦弱,跪地求饶的人感化了,居然还能亲自面对死亡。

  这不得不说杨然确实把握住了段灿的内心,他知道段灿十分在意他的家人,所以才让他留个遗愿。

  杨然这种方法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暗示,无疑不是在提醒段灿,如果他想保全自己的家人就不要再做垂死挣扎了,只不过杨然的这种表达方式用在了心理疏导上,所以才能一下就把段灿给感动了,不愧是攻人不如攻心。

  杨然其实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话可以起到如此作用,他以为贪生怕死的段灿会把自己的性命看得比家人更重要,最起码还会拿起九节鞭做最后一搏。

  但杨然看来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怕死的人又何尝不会有骨气呢!如果要说真的怕死,世间又有几人不会惧怕死亡呢?
指南

键盘左右键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